美国何时与哪个国家有过“外交对等”?
发布时间:2020-09-04

社评:美国何时与哪个国家有过“外交对等”?

美国国务卿蓬佩奥星期三宣布,华盛顿将对中国驻美外交官的活动实施新限制,以推动中美外交关系的所谓“对等”。这些新措施包括要求中国驻美高级外交官在访问大学校园或与美地方政府官员见面前必须获得许可,中国使领馆在使团地界之外举办参加者超过50人的文化活动也需得到批准等等。

这是自去年10月要求中国外交官有上述活动需提前向美方通报以来,华盛顿对中国外交人员活动限制的升级。大选之前朝着中美关系方向搞出一些极限的搅动,强化现政府的对华强硬形象,华盛顿现在的情形可以说是动力加惯性。

北京从没有过在《维也纳外交关系公约》之外限制美国外交官在华活动的公开规定,在实际操作中,美国驻华外交官也没有受到过有别于其他西方国家外交官的特殊歧视待遇,中国社会有一些敏感领域,围绕它们的规定对中外人士往往是相同的。

蓬佩奥宣扬“对等”,但美方破坏的恰恰是对等原则。除了公开权利的对等,两国外交人员还需要在对方国家工作性质、在公共领域扮演角色的对等。美方现在不仅破坏了前一项对等,在后一项上,它的驻华外交官就从来没有与中国驻美外交官对等过,而且非常不对等。

中国外交官与美国社会接触,除了了解情况,就是推动增进两国社会的友好。为此,中国外交官在美国接触的都是主流社会人士,而不会去碰主流社会不接受的处于边缘或矛盾中的焦点人物。换句话说,中国外交官始终保持美国社会的“局外人”角色,做发展中美友好关系的桥梁。

然而美国在华外交官给自己的角色定位则激进得多,美国使领馆表现出干预中国内部事务的强烈兴趣。美外交官在中国接触最多的是中国异见人士,为后者提供支持和鼓舞。一些中国异见人士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