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导航
联系方式

  服务热线:

   0852-25277992

  地址:香港湾仔轩尼诗道338号北海中心29楼D室

  联系信箱:c_icc@hotmail.com

走遍全球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 走遍全球
  • 惊鸿一瞥——托克劳之行
  • 考察时间:2017年9月所属国家:新西兰 主要民族:波利尼西亚人 主要宗教:基督教新教、天主教 面积:12.2平方公里 人口数量:1499人(2016年) …

 

考察时间:20179

所属国家:新西兰                       主要民族:波利尼西亚人                            主要宗教:基督教新教、天主教                       面积:12.2平方公里                               

人口数量:1499人(2016年)                        人口密度:115/平方千米

GDP总计:1000万美元(2017                      人均GDP6275美元(2017

官方语言:托克劳语、英语                          

 

 
惊鸿一瞥——托克劳之行

 

 

 

 

 

 

世界上最小的群岛

201795日,凌晨三点,萨摩亚首都阿皮亚尚沉浸在黑夜中,一片寂静。我起身收拾好行李,再三确认托克劳的证件是否齐全,然后等待向导的通知。时间一分一秒逝去,直到过了向导约定的时间,我还没接到任何短信或电话。怎么会没通知呢?昨天向导反复提醒一定不能误了船票时间。因为托克劳群岛没有港口、没有机场,要前往的唯一途径就是从阿皮亚码头乘船出发,快到托克劳时换乘接驳小船登岛,而阿皮亚前往托克劳的船每半个月仅有一班。我复查托克劳的登船时间,上面赫然写着“下午四点半”。“原来是记错了时间”,心理垂悬的石头总算得以坠地。

当晚凌晨两点才睡,仅睡了一个多小时,就困意全无。这真是一个低级错误,要说我为什么这么紧张,实在是这张船票得之不易。2013年,我第一次考察托克劳,因签证信息不对称,遗憾而返。后来,我又先后两次前往阿皮亚,一次因托克劳当局移民问题,签证不再受理;一次因船期问题,无法购票,三次均未能成行。这一次,签证办好了,船票也买上了,四次千里追寻托克劳,怎么能够耽误呢?是日凌晨,我在阿皮亚的酒店,辗转难眠。

终于到了下午四点,我和向导来到阿皮亚码头。向导指着一艘货船说,“就是这个了。”我看过去,那是一艘天蓝色的船,与太平洋的天空、海水无二。码头上,工作人员忙着装运货物,装满了露天甲板。向导再一次问我,“确定要坐吗?”我笑了起来,这真是个热心的向导。这次的船票虽然买了,却也发生了很多始料未及的事情。客船变成货船、大船变成小船、路程三天三夜变成六天六夜、原定的费用增加一倍。因为诸多变数,加上船舱狭小、海路漫长,向导连日来问了很多遍:“坐不坐?”、“确定去吗?”诸如此类的问题。答案当然是,必须坐、必须去!考察世界哪有那么简单完成的,所有的艰辛我早已做好准备。

DSC05873

登货船前往托克劳群岛

最后顺利登上了货船,起航后,又是一轮严酷的挑战。因为船只过小,颠簸得非常厉害,上船三个小时,吐了六次。我睡在船员房间的上铺,空间狭小、低矮,无法坐直上身。到了第二天,呕吐症状稍有缓解,出来看茫茫的太平洋,更加体会到船员的艰辛。这时,一阵笑声飘过来,声音欢快、清亮。我回身望过去,原来是一家人在吹海风聊天。他们热情地向我打招呼,随之和我愉快地聊起来。男主人名叫萨姆尔,身高一米九,体型魁梧,是个土生土长的托克劳人。萨姆尔成年后,就从托克劳到阿皮亚谋生,因没有一技之长,工资始终较低。随着家庭成员的增多,无法满足正常的生活开销。“在阿皮亚太累了,我要回托克劳去,在那里就算不工作也不会饿死。”萨姆尔说道。

他此言不无道理,新西兰政府每年向托克劳提供640万新币的支援,每个孩子也能获取每月150新币的补助,除此之外,由于托克劳人口不足1500人,新西兰政府专门为托克劳人设立了信托基金,以获取更多的国际援助。这次他正是带着太太以及三个孩子,从阿皮亚回老家法考福生活。这是我结识的第一个托克劳家庭,艰辛漫长的海路也因有了他们而增添了诸多趣味。97日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在太平洋上,船员兴奋地通知我们,托克劳快要到了。远远地,我看到洋面漂泊的小船,知道那是接驳船,更是来自陆地的希望。货船在慢慢地降速、停止,我踏上接驳船,一点点驶向翘首企足的托克劳群岛。

DSC05911

萨姆尔一家

托克劳群岛共由三大岛屿组成:努库诺努、法考福、阿塔富。其中努库诺努面积最大,5.46平方公里,法考福次之,2.63平方公里,阿塔富最小,2.03平方公里。第一个着陆点是法考福,也就是萨姆尔的出生地。十几个身强力壮的青年在卸载接驳船上的货物,大到机械,小到卫生纸,几乎应有尽有。托克劳土地贫瘠,主要以出口鱼类、椰子等为主,其他生活必需品均需要进口。当地警察吉姆带领我参观小岛,我问他有没有枪,他摇了摇头,“托克劳这样的地方不用枪。”托克劳三岛人口分布均匀,每个岛近500人,生活联系密切,几乎每个人都互相认识。虽然如此,岛屿之间却相隔较远,船只往来需要花费五六个小时。那么,是不是仅仅岛屿内部联系密切,而岛与岛的联系就生疏、隔离呢?“是这样的,先生,但也并非完全如此。”吉姆说道,“虽然离得较远,但是也可能有很近的亲缘关系。比如,我的表弟生活在法考福,但是他的妹妹却嫁到了努库诺阿。这样的例子在托克劳非常多,所以每一个岛上都有我们的亲人,整个托克劳就像一个大家庭一样。”一路上,吉姆和过往的路人频频招呼,确实是一个“亲人社会”。

DSC05988

热情质朴的托克劳人

第二个着陆点是努库诺努,因为岛屿较大,植被更为密集、丰茂,有浓厚的自然气息。该岛有一所小学,除岛上孩子外,也有岛外的学生乘船来上课。岛中心建有一座规模不小的教堂,是岛民的主要集聚地。向导介绍说:“除了日常祷告外,教堂附近总能看到不少人。”就我观察所得,不仅教堂周围,就是礁石上、椰林下,也有不少集聚的人群。因为托克劳没有繁重的工作,岛民时间充裕,又碍于娱乐设施的缺乏,他们时常聚在一起聊天,悠闲而惬意,以故岛上男性多膀大腰圆、女性多体态丰腴。所到之处,都能听到热闹而豪放的谈笑声。我前往努岛一户家庭参观,除了简单的床、沙发等家具外,另有洗衣机、冰箱等家用电器。相比太平洋的其他岛屿,图瓦卢、基里巴斯等,生活水平明显有了提升。这就是萨姆尔所言“不用工作也不会饿死”,托克劳人的真实生活状态。

DSC06219

托克劳普通家庭

第三个着陆点也是最后一个岛屿阿塔富,我在阿塔富考察了两种极具特色的作业方式。其一是猪场,得于岛屿“亲人社会”的特殊性,这里的猪场也极具“亲近”特色。猪场散布着大大小小的猪圈,中间用隔板分开,以区别所属。事实上,很多隔板都较为简易,只是一个摆设罢了,猪可在相邻几个猪圈内四处走动,所属的主人也不去修整。“这样走动,猪的活动空间大了,长成的肉更结实、更香。”一位正在喂猪的托克劳女人笑道。这里的猪除供应岛民食用外,少量也出口到阿皮亚等地换取其他用品。其二是刨竹皮。传统意义上,竹子多采用刮刀、斧子刨开去皮。在阿塔富的海边,一个托克劳妇人坐在海水中,湮没了半身。在她的前面,是一个个裸露的、洁白的竹竿,侧面则是竹皮编织物。老妇人从海水中拿出一根根竹子,不是工具刨,而是徒手剥,剥一个竹子不到一分钟。她的手法熟练,面色温和,时而对着镜头微笑,看上去剥竹皮是一件简单轻松的工作,让人颇感新奇。

DSC06243

阿塔富岛特色猪圈

DSC06260

海水中剥竹皮的老妪

在托克劳三日间,走遍了托克劳的三座岛屿。向导说,我是第一批亲临三岛的中国人。因为按照托克劳的规定,只允许登陆努库诺努,另外两岛不允许持旅游签证的人登陆。我感到十分荣幸,并非因为“第一”、“首个”等字眼,而是能够见证托克劳群岛的存在。托克劳是一座低洼岛群,海水落潮时仅高于海平面5米。随着全球气温变暖,海平面上升,面临消失的危险。同时,由于岛屿面积较小,难以抵抗台风等自然灾害,在三岛参观时我看到多处被台风连根拔起的大树,让人对托克劳的未来更加担忧。21世纪,海洋文明璀璨正当值,而一些海岛却在逐步成为历史。据联合国报告显示,由于海平面上升而正在下沉的群岛超过40个。百年后、千年后,这些群岛是否存在不可知,然而我所在持续努力并见证着:现在的地球上有这些美丽的存在,生活着能歌善舞的民族,希望我们的同代人以及后世者能够了解、知悉。当然,作为一名环保人士,我更愿为改善自然环境、拯救濒危低岛倾力而为,希望托克劳等低岛群,能够存在于现在,更能够魅力于未来。

DSC06274

以胖为美的托克劳


  • 网站首页关于我们商务合作诚聘英才网站地图联系方式
  • 本网站所刊载信息,不代表中国城市观点。 刊用本网站稿件,务经书面授权。
  • 未经授权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建立镜像,违者将依法追究法律责任。
  • CopyRight (C)2016 中国城市 版权所有 All Rights Reserved
官方微信